跳到主要内容

让我再看你一眼,星空和黑夜:《渴望生活-梵高传》原创影评

让我再看你一眼,星空和黑夜——李志《梵高先生》,题记

Lust for Life,欧文斯通三个词就道出了梵高的整个内心世界。

这是著名传记小说作家Irving stone的成名作,他沿着梵高的生前踪迹调查采访了法国、荷兰、比利时等地很多人——感谢Irving stone给我们一个有血有肉的梵高。当时Irving stone年仅26岁,当时梵高去世将近30年还不为人所知。再次感谢Irving stone。

下载了电影在宿舍连看两遍,Kirk Douglas和Anthony Quinn的出色表演还原了我对这两位大画家的想象,情节丰富紧凑,台词句句出彩。虽然很老,但拍梵高拍的最好,至少我这么认为。这部电影不急着说,先谈谈梵高这个人吧。

梵高是后印象派巨匠,他的作品“对西方20世纪的绘画艺术有深远的影响”,梵高的画有创造性意义,“不关注于客观物象的再现,而注重表现对事物的感受”,野兽主义和表现主义等绘画风格等确实是从梵高那里学来的。梵高早已是全世界公认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也是我们所知道的最孤独最贫困最不幸最苦难的悲剧艺术家。

估计他也是生前生后反差最大的:生前最失败死后最成功,生前最卑微死后;生前一直活在社会底层的最底层,死后家喻户晓、备受尊敬和爱戴;到临终才卖出一幅画(《红色葡萄园》),死后作品价值连城。

1874年 向房东女儿厄休拉求婚失败,回荷兰;
1876年 被古皮尔公司解雇;
1879年 由于工作过于热情,被教会解雇,这段悲惨的经历给他打下了印记;
1881年 向新寡表姊凯·沃斯求婚失败,又与家庭发生龃龉;
1884年 与本村姑娘玛戈特恋爱,以不幸结局告终;
1888年 因精神失常,割下一只耳朵;
1889年 提奥结婚,梵·高自愿进圣雷米之精神病院;最后站在麦田中开枪自杀。

以上是我从资料里整理的一些事迹,他的一生写满了失败,他的一生在被嘲笑被打击以及疯癫中度过,但同时也是充满激情、热爱的壮烈的一生。他这最美丽高贵的灵魂却承受着人们无情的对待和世间的苦难。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Vincent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文森特,我本该告诉你。
像你这样美好的灵魂,
本就不该来这肮脏的世间。

1987年3月30日,一幅向日葵以3950万美元卖出。
1987年11月11日,“鸢尾花”以5390万美元的天价卖出。
1990年5月15日,“加歇医生像”以825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日本收藏家。

不用再多列举了。这只是一百年后的价格。如果梵高活到现在,他是全世界顶级富翁。艺术是无价的,一文不值但无数金银也值不了。金钱是等价交换物,但没法和艺术作品划等号。

They will not listen
They’re not listening still
Perhaps, they never will
而他们根本不会去听,
此刻,仍无人在听
也许,永远都不会 ……

艺术创作是独上高楼,艺术创作就是火中取栗,艺术就是孤独,从事艺术创作注定生前的清贫和不被理解。同时代的高更等也全都落魄不堪,毕加索达利那样生前就被认可的艺术家只是少数。如果梵高安静下来慢慢变老就好了。
在世俗的环境下,在这个更加浮躁空乏的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选择艺术就注定是走上了不归路。如果梵高生在当下活在当下会同样凄惨,因为人们不需要信仰不需要艺术不需要历史不需要真相不需要大自然,他们只需要钱和屎。
那些网络上的梵高粉丝又有多少是真的?我也只是看过梵高的传记和通信录而已。身后万千虚名不如生前一个热馒头。人死不能复生,这些假惺惺的赞誉又有什么用!
伟大还是渺小,失败还是成功,可悲还是可喜,有用还是无用,有名还是无名,落寞还是闻达,贫穷还是富有,有价值还是无价值,有意义还是无意义,这些是没有答案的。但如果热爱一样东西那就去爱吧,没有比这还简单还需要怀疑的了。

梵高的故事人人都知道。我想,大部分人知道的第一个画家就是梵高了。我记得初一美术老师谈到梵高,他调侃了梵高割耳朵等等,当成笑话讲。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梵高的故事,连美术老师都这么说。

回到电影吧,写到这里我发现对电影本身没多少想说的了。再随意谈一些吧。
这部电影从梵高去博里纳日矿区作非正式传教开始,这段生活可以说是梵高的人生转折,他看透了社会的本质,他的绘画事业也渐渐开始,渐渐从一个着装体面的人变成了一个一身破烂和油彩的“疯子画家”。
梵高的绘画事业在二十七岁才开始,比大他五岁的高更还要晚。但在短短十年内他完成了, 留下了了800多幅油画及同等数目的素描。油画是梵高的解药但同时也是梵高的毒药,他这样激烈的高强度的绘画也对他的精神健康有害。
伴随着梵高炽烈的渴望和追求的是接二连三的失败和打击,情节一直紧张激烈。传教,开学学画,向表姊凯求爱,遇到高更……这部电影浓缩了梵高的悲剧一生。
虽然梵高是我知道的第一个画家,但在我脑海里他一直很抽象。直到看了这部影片,梵高的形象才丰满才有血有肉起来。

电影最后一幕,梵高一生炽烈不宁的心终于沉下了,提奥靠在梵高怀里哭。“那好像不是让人悲伤的死亡啊?”——一个声音响起,“麦田与收割者”这幅画慢慢放大,另一个声音说:“刚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太阳将大地万物笼罩在纯金般的光辉之中” 。对Wheat Fields with Reaper at Sunrise这幅画,不同人也有不同的理解。金黄色的麦田像一团团燃烧的火焰,死亡的天空让人喘不过气,远处是起伏饱满的山峦,一个孤独的剪影在熊熊的火浪之中辛勤收割。梵高最终收割的是自己。山脚下几家低矮的房屋,太阳在下沉,收割完了就回家……

Reaper,Sunflowers,Self-Portraits,Starry Night,Bedroom in Arles,Night Cafe……一幅幅真挚的油画占满整个屏幕,梵高的生命在他的画里永恒。

梦千寻 ,2012年11月4日 南京

回到顶部